【專欄】《The Tearoom》的 Twitch 規範擦邊球 - 將男人那話兒換成了步槍




當我看到這篇文章時,心中太過震盪了,終於,終於,我生命中那段難以抹滅的人生體驗終於被遊戲化了!

「《The Tearoom》試圖重現瓊斯紀錄片中的體驗:陌生男子在公共廁所的性行為。你的目標是與其他男性發生性行為,不過在那之前,你必須等待其他人走進衛生間,與對方進行多次長時間的眼神接觸,同時還要對警方保持警惕。」

幾年前應友人邀約到北投山區泡湯時,在公共浴池裡就因為我多看了一位男子幾眼,並對他露出友善的微笑,而遇見了以下的詭異發展......(引自我以前寫的文章)

這時一個中年阿伯走過來,向我點了下頭,基於禮貌,我也回點了一下頭並報以微笑。

「小朋友,你很有禮貌,不錯,做什麼工作的呀?」老伯問。

隨便答應他幾聲以後,正好看到有人離開蒸氣室,我就跟老伯揮了下手說:「抱歉,我先進去了哦。」

他推了推起霧的眼鏡給我個微笑說:「去吧。」

蒸氣室看似很大,但其實擠的要命,為了取得最佳排汗效果,我邊往裡頭擠,邊跟裡面的人說:「抱歉,讓讓,讓讓。」

站到正中央的位置以後,我看見戴著眼鏡的阿伯走了進來,他也跟裡面的人說:「抱歉,讓讓,讓讓。」然後走到了我身邊。

我覺得有些奇怪,就往左移了一步。

他往左也跨了一步。

接著他伸出手掐我的屁股說:「你有在健身嗎?很...結實耶...」

我心想幹你娘你是在衝三小朋友?

「ㄜ...是有在練...一點點...」

接著他竟然撫上我的肩說:「你全身都很結實...不錯...不錯...」

正當我感到不太愉快想要閃開時,居然又有兩隻手摸上我的身體,這時我才發現....

幹他媽我是不是踏入虎穴了................?


以下為衛報的《The Tearoom》專題,由「觸樂」特約作家編輯,經授權後轉載,做簡繁轉換與名稱調整。

原始標題:《The Tearoom: the gay cruising game challenging industry norms》
原始出處:theguardian.com
原作者:Jordan Erica Webber
觸樂標題:為了能在 Twitch 直播,這款同性交友遊戲將丁丁換成了槍
編譯作者:等等

*丁丁:對岸對於那話兒的隱語

1962 年,美國俄亥俄州曼斯菲爾德市,當地警方在公共廁所的暗處架設了監視器,用來記錄男子之間的自願性行為。

藝術家威廉姆·E·瓊斯(William E Jones)同年在俄亥俄州出生,後來他在網上發現了相關視頻,剪掉了被他形容為「我所聽過最無知和可恨的」語音,並在 2007 年發布了一部經過加工的名為《Tearoom》的紀錄片(在美國俚語中,Tearoom 指陌生男子發生性行為的公共廁所)。

在這部紀錄片裡,在公共廁所發生性行為的男子外貌多樣,背景也各不相同,不過他們都很警惕,原因很簡單:當中許多人後來都遭到逮捕。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公共廁所是 LGBT 人士與法律發生碰撞的戰場之一。



羅伯特·楊(Robert Yang)是一名獨立遊戲開發者兼藝術家,他曾推出過許多以男同文化為主題的遊戲。比如《眼鏡蛇俱樂部》(Cobra Club)是一款可以給丁丁拍照的模擬遊戲,《Hurt Me Plenty》則探索SM話題,而《Succulent》則受到了 LGBT 嘻哈風格音樂視頻的啟發。

作為楊的新作,《The Tearoom》試圖重現瓊斯紀錄片中的體驗:陌生男子在公共廁所的性行為。

你的目標是與其他男性發生性行為,不過在那之前,你必須等待其他人走進廁所,與對方進行多次長時間的眼神接觸,同時還要對警方保持警惕。

「(遊戲的)很多內容基於勞德·漢弗萊斯(Laud Humphreys)的社會學研究論文《Tearoom Trade》。」楊說道。

「漢弗萊斯實際上將它稱為一個遊戲並試圖寫出規則,所以幾乎就像是一份遊戲設計文檔。眼神接觸很重要,他們也許會在小便時看你,你看著他們,然後你望向其他地方,而他們也打量別處……諸如此類的行為。 」

在遊戲中,巨大的圖標清楚地表明你是否可以盯著站在另一個小便池前的男人。它有點像對潛入類游戲的一種顛覆——你希望被注視(但需要避免被警察盯上)。



楊在他的個人部落格中寫道,這種機制很難設計。

「幾十年來的男性異性戀霸權,讓玩家覺得"看"只是一種'自由行動,幾乎不會產生任何後果。」對那些在遊戲中直視男性習以為常,不夠敏感的玩家來說,他們可能很難理解那些人的心情——只因為"看上一眼"就會受到懲罰。

如果另一個男人不想被盯著,那麼他的眼睛會變紅。

玩家也不能離開小便池,所以在沒有「勾引」對象之前只能四處張望,例如望向窗外看是否有警車開來,或者撒尿。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楊希望創作一個「技術先進的小便池」(你可以將一泡尿撒進便池然後沖掉),他認為在許多電子遊戲中,廁所根本沒有任何實際用途。

「好玩的是」楊說道,「你根本不在廁所撒尿。撒尿只是一種偽裝,解釋了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

如果被你直視的對像有興趣,通過頻繁眼神接觸,他頭頂上的計量條就會逐漸滿格,然後他就會離開小便池,靠近攝像鏡頭。而玩家視角將轉移到襠部的高度……



這時候,楊(對性行為)的表現方式變得更抽象。這是因為電子遊戲很難逼真地表現性行為,《暴雨》《巫師3》和《質量效應》系列等作品中都有性元素,但尷尬的角色模型往往讓性愛場景顯得荒唐。在《俠盜獵車手5》中,你可以花錢讓一個性工作者口交,不過畫面上展現的僅僅是角色抓住她的頭髮,按下她的腦袋。另一方面,獨立遊戲在採用抽象形式時表現效果往往更好,例如《欲仙欲死》(La Petite Mort)就對女性陰部進行了像素化處理,通過聲音來模擬性體驗。

「在一款遊戲裡,你很難體會到身體被穿透的感覺。」楊說,「如果某個像丁丁那樣的物體朝著鏡頭靠近,它應該會消失,對吧?」

「我看過幾款性遊戲,想知道是怎麼做的,但它們(對性行為的)表現也不好。你並不會覺得身臨其境,而更像是一個導演,創造了某種場景,從遠處觀看。」

楊的做法是讓螢幕底部出現一隻顫抖的舌頭,玩家需要操作它舔另一個男人胯下的各個部位——有趣的是它們並非丁丁,而是許多肉色的槍。




為什麼這樣設計?雖然玩家在許多FPS遊戲中確實槍不離身,某種意義上講槍與丁丁扮演著同樣重要的角色,但楊稱他之所以這樣做,是對 Twitch 禁止直播楊其他遊戲的一種回應。 「在描繪性行為時,我想可以做出一些改變讓 Twitch 永遠不會封殺。」他說。

到目前為止,《The Tearoom》還沒有被 Twitch 列入禁播遊戲名單。

楊也對遊戲作品的政治寓意,對電子遊戲與暴力、槍支文化之間「非常奇怪的關係」感興趣。他曾在部落格中稱,美國法律對待攜帶槍支行為(例如「公開帶槍」法律)與對待展示生殖器行為的尺度差別太大——尤其是當事者是變性人的時候。

在《The Tearoom》中,玩家可以像抓寶可夢那樣,舔各種不同形狀的槍。楊試圖通過這種收集機制鼓勵玩家更長時間地遊玩,而如果角色被警察抓住,那麼他們在遊戲裡的所有進度都會消失。他承認,那些在 Steam 批評遊戲太簡單的玩家是「瞎扯」,不過他確實希望讓玩家在遊玩時有一定的壓力。

如今威廉姆·E·瓊斯的網站已不復存在,人們無法再看到他製作的那部紀錄片;勞德··漢弗萊斯的書在亞馬遜售價35英鎊。但羅伯特·楊的遊戲免費(你也可以在遊戲中隨意花錢)。通過遊戲的交互性,或許更容易讓玩家感受到一邊躲避警察,一邊尋求同性性行為的風險與刺激。

(全文完)


關於我的溫泉之旅,可以參考當初的食記:




【食】川湯溫泉養生料理 | 台北 | 猴男入虎口

0 意見:

 
吹著魔笛的浮士德 © 2010 | Designed by Trucks, in collaboration with MW3, Broadway Tickets, and Distubed T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