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當我們能看完一款遊戲的時候,我們還需要玩嗎?



當我在 Youtube 上看完濃縮版的電影評論短片以後,我還需要買票進戲院看嗎?
 
當我在 Twitch 上看完遊戲實況影片以後,我還需要買回家自己玩嗎?

當我知道了這部電影的情節內容,我就算是理解了這部作品嗎?

當我看完了遊戲完整攻略影片,我就算是獲得了與自己操作同等的樂趣嗎?

你贊成遊戲限制直播功能以避免洩露劇情嗎?
「當我們能看完一款遊戲的時候,我們還需要玩嗎?」,遊戲與遊戲直播:硬幣的兩面。

本文經「機核網」授權轉載,在此僅做簡繁轉換。

- 原始文章連結:「當我們能看完一款遊戲的時候,我們還需要玩嗎?
- 作者:無頭小仔

對於Atlus來說,顯然是不需要的。不然他們也不會給《Persona5》如此嚴格的直播禁止條例。

在日本《Persona5》剛剛發售的時候,Atlus的直播條例基本上把所有能直播的可能性都堵死了。在當時的日本網站上,幾乎是很難看到《Persona5》的直播的。

不過在時隔了幾個月之後,美版以及亞洲版的《Persona5》發售的時候,很多這些地區的遊戲玩家並不知道日版當時的直播禁止條款。直接選擇了錄製影片或者進行直播。有的知道當時日版的事情的玩家就表示了質疑「官方明明不同意直播,為什麼你們還在播?」



要知道那個時候油管上面其實已經是有關於《Persona5》的影片滿天飛了。玩家其實也不知道這個當時的日本的直播禁止協議是不是有效。直到後來Atlus美國那邊發了一篇有關於直播條例的相關注意事項,這下,玩家才明確了Atlus對於直播的要求。



我們支持你討論羈絆關係、新的戰鬥系統、天鵝絨房間、和迷宮等等。這是記住,這個遊戲是一週目劇情通關的,觀眾很怕被劇透!關於遊戲中的情節限制:請不要播出任何發生在遊戲中時間 7 月 7 日以後的內容!(直播和影片)

  • 你可以隨意播不帶劇透的內容,但是每一段影片不要超過90分鐘。
  • 影片裡不能擁有「重大劇透」,而你自己來決定什麼算是「重大劇透」。(想知道什麼算「重大劇透」嗎?---比如前三個「宮殿」的結尾片段等等。比如你可以展現主角和喜多川祐介的認識的片段,和他覺醒的片段。而且,不要播放關於任何一名"學生調查員"的情節。
  • 我知道,我說過不要播放每一個宮殿的結局片段,但是你可以播"Kamoshida「的那場boss戰!但是,除此之外不要播放任何異常boss戰。
  • 如果你要製作影片,不能只製作關於CG過場動畫的影片。影片的主要內容應該是打迷宮和在東京的日常。
  • 你可以對你的影片進行解說(實況)。(感謝@滲透之C菌 的翻譯!)

雖然我們可以看出官方對於直播這件事情並沒有完全禁止,但實際上在這種嚴苛的直播條件下,在國內的UP主是很難真的進行沒有劇透的直播的。歐美PS4是可以直接連接twich直播的,在有一些關鍵的地方,官方會直接禁止分享。而國內的各位則基本上都是使用採集卡進行直播的,也就是說播到了其實也沒有辦法。



不過,我們不難看出Atlus的「禁止直播「條例實際上是為了「防止劇透」。由於《Persona5》這款遊戲的劇情是遊戲的重點之一,所以一旦被劇透對於玩家而言是非常毀體驗的一件事情。況且《Persona5》這款遊戲其實很多的玩法在玩,而不在於看這件事情。只有完全的融入到遊戲世界裡面,才能夠感受到遊戲的魅力。

在實際的操作之中,有關於遊戲和遊戲直播的事情其實一直都不少。有的遊戲廠商對於直播深惡痛絕,有的遊戲廠商則完全相反,他們甚至會提前給一些知名玩家遊戲碼以便於宣傳。而有關於遊戲直播的「合法性」這件事情也一直是具有爭議的事情。直接放出盜版下載肯定是違法的,那麼放出來遊戲的畫面是不是也是侵犯版權呢?

有些遊戲天生為直播而生




諷刺的是,對於有些遊戲來說,直播可能是對這個遊戲最好的表現方式。

在去年有一款主打對抗的遊戲,無論在國外的Twich還是在國內的那些直播平台上,都火了一把。那就是《黎明殺機》。說實話,這款遊戲的平衡做的有點問題,沒有啥經驗的情況下,玩家很容易被直接打爆。而且遊戲的素質也並不是特別高,只能說是還算做的不錯的對抗類遊戲。

然而,就是這麼一款遊戲,有一段時間在直播平台突然爆火。你去看大大小小的單機遊戲直播主,幾乎都播過這款遊戲。遊戲的模式是五個玩家,一個扮演抓人的屠夫,另外四個則是扮演倖存者。屠夫有著各種強力的技能,而倖存者很弱。

如果你只是第一人稱去玩這個遊戲,我想可能大部分的玩家不會玩很長時間就膩歪了。但是一旦你從一個玩家變成觀眾的視角,這個遊戲的樂趣都完全改變了。觀眾們可以觀賞主播各種出糗,各種搞笑,各種可怕的瞬間。人們看到別人受苦而感到快樂這一理論在這上面得到了驗證。



在戲劇上,人在心理層面上離角色越近就越容易構成悲劇,而離角色越遠就越容易形成喜劇。我們看著憨豆先生各種犯傻摔倒,看著卓別林滑稽的話,看他受傷,丟失東西,我們非但沒有感到悲傷,反而捧腹大笑。

「魂」系列遊戲的火爆也是有這方面的原因。玩家們願意看著自己喜歡的主播「受死」。當一個一直玩的特好的玩家,因為怪物的襲擊而死亡的時候。觀看的人就如同在鬥獸場看著搏鬥的觀眾一樣。



這種遊戲其實大部分都是以對抗為主。要麼是人和人之間的對抗,要不就是人和電腦之間的「極端情況下」的對抗。這也是為什麼電競類型的遊戲一直以來都是直播的主力的原因。到現在電競賽事的直播已經成為電競行業的一大產業。

他們之中有的設計之初不是為了直播,只是恰巧藉著直播的東風而火了起來。有的遊戲則是設計之初就考慮著傳播性和話題性。他們因為直播而誕生,也為了直播而設計著遊戲。

直播不止是方式,更是一種手段




有一些遊戲發行商不允許進行直播,甚至對直播進行管制。相反的,還有一些遊戲要靠著直播進行著宣傳曝光。

尤其是獨立遊戲。相比於大的發行商所發行的3A大作,獨立遊戲沒有電視廣告,沒有網絡露出,沒有街邊的廣告牌,所能夠曝光的渠道非常的有限。這種情況之下,UP主的直播或者影片就是最好的廣告安利。如果pewdiepie這樣的播主要是放了某個獨立遊戲的影片,那簡直就是對遊戲最好的安利。



國產的遊戲也是如此。國內的大部分獨立遊戲這幾年經常會去找遊戲直播主或者UP主幫忙進行推薦。他們會提前給這些UP主遊戲的體驗激活碼,讓他們能夠去安利這些遊戲。據我所知,大部分的UP主對於國產的獨立遊戲都是非常的支持的。就算沒有這種廠商的需求,他們也會主動的去幫助宣傳國產遊戲。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有一些廠商會給UP主錢來讓他們幫忙直播。這種事情其實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如果要是製作良心的遊戲,UP主自然願意去幫忙直播,而如果要是質量本身就不行的遊戲,就算給錢打廣告,也只會讓觀眾看到遊戲的真實質量。其實這也算是一件好事情。

和這幾年興起的直播相比,傳統的3A遊戲發行商更習慣於和媒體溝通。大部分的這些遊戲發行商都會在提前幾天的時間給媒體遊戲,讓他們提前放出一些內容,並且給予他們評測的時間。當然,遊戲廠商也會和媒體簽署NDA協議,有一些遊戲的內容能展示出來,有一些則不能展示。

畢竟相比於其他的廉價娛樂產品。遊戲的價格算是相當高了。玩家要花上幾百塊錢去購買一個遊戲,如果這個遊戲做的特別的爛,玩家自然是很不爽的。媒體的存在也就是為了幫助玩家排雷。這也是很多的玩家現在選擇在網上看影片直播,再決定買不買的原因。

然而,並不是所有的遊戲都適合直播。

到底是看遊戲?還是玩遊戲?




Atlus對於《Persona 5》禁止直播的相關說明中,官方非常明確的指出了禁止直播的原因是不希望玩家被劇透。

我一直覺得有些遊戲很適合直播,而有些遊戲特別不適合直播。什麼遊戲適合直播呢?比如說《黑暗之魂》類型的遊戲或者《以撒》,《馬里奧製作》這種遊戲。這些遊戲本身就是以主播的操作和「失誤」作為直播的主要樂趣來源。

但是像是那些劇情為主的遊戲,如果你真的從頭到尾都是看著過去,那麼遊戲的樂趣在於哪裡呢?要知道RPG遊戲最重要的就在於玩家的代入感,玩家的情感投入到了遊戲之中,把自己的當做了遊戲世界中的人。遊戲會利用各種各樣的方式來增加玩家的這種代入感,其中最典型的莫不是《The Last Of US》了。



玩家扮演者喬爾在末世帶著艾莉生存著。在遊戲之中,製作組通過遊戲中高難度的各種怪物設置來讓玩家能夠切身感受到末世生存的壓力。而當通過努力,好不容易見到太陽的時候,經歷了這些高難度壓抑的末世環境的玩家會切身的感受到一種輕鬆和釋放的感覺,這種感覺是全程影片通關完全給不了的。

然而,有的時候玩家並沒有那麼多時間去玩遊戲。去體驗一款遊戲,玩家需要花很長很長時間,有的時候因為難度,甚至會發生卡關等事情。在這種前提下,去看通關影片,其實是無可厚非的一件事情。畢竟在看影片的時候,玩家也能夠體驗遊戲。可是,這件合法的事情,真的合理嗎?

儘管有很多人會嘲諷的把替遊戲廠商操心的玩家稱為「精神股東」,可是事實上,所謂的「精神股東」也只是擔心廠商會因為自己的損失而影響到遊戲製作而已。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對於這些遊戲廠商來說,劇情是他們遊戲的最大賣點之一。

如果一個人通過影片就把遊戲的劇情全部瞭解,把廠商精心製作的動畫過場,CG畫面全都看完的話,對於廠商而言,這無疑是一種損失。現在很多的以劇情為主的遊戲都對於直播並不是特別的友好。這麼說吧,如果是《教團1886》這種遊戲,你全程看完和你全程玩完可能區別真的不大。

又回到《Persona 5》這款遊戲。這款遊戲的劇情絕對是遊戲最重要的組成部分。玩家在P5的世界裡面扮演者怪盜團的團長,經歷著高中生的生活。本身玩家從人物名字,到怪盜團的名字都可以自己定製的。這就給了玩家一定的代入感。而遊戲之中有大量的動畫過場和CG片段。這些CG都是用來表達劇情的,甚至說如果把這些CG剪輯到一起,本身就是一個電影了。

這樣看來,如果我們把看盜版電影作為不那麼正當的行為來進行譴責的話,那麼看遊戲通關的CG剪輯影片本身和看盜版電影之間的界限又在哪裡呢?又或者說,遊戲這種綜合的藝術媒介,他的價值到底在於玩,還是在於看呢?



無論如何,直播一定程度上在潛移默化的促進著遊戲的變化。日廠現在對於影片與直播的反感,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日廠的有一些線性的RPG,其主要的賣點就在於流線的劇情,如果將其直播出去,對於遊戲的銷量必然會有一些影響,也會影響一些玩家的體驗。而開放世界的遊戲或者以玩法為主的遊戲,直播對於他們的影響,顯然小的多了。這樣的話,很多的遊戲廠商可能會在未來更加削弱遊戲劇情的部分,而側重於遊戲性本身的樂趣。

未來遊戲的變化究竟將會以玩法為主,還是會以劇情為主?在以後的某個時間點,現在我們的疑慮都會變成一紙笑談。但我們其實都知道,作為玩家,最大的願望其實很簡單,就是能夠玩到更多好玩的遊戲。

——又或者說.....能看到更多好玩的遊戲?

(全文完)



0 意見:

 
吹著魔笛的浮士德 © 2010 | Designed by Trucks, in collaboration with MW3, Broadway Tickets, and Distubed T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