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明日的記憶 - 如果我已經不是我了,你也無所謂嗎?



「如果我已經不是我了,你也無所謂嗎?」

戴著護手出現在保齡球館的西裝男子,與戴著鴨舌帽的長髮青年比賽保齡球,這場比賽以他的BMW名車作為賭注,輸掉了一台房車以後,該名男子嘴角上揚,揚起一邊嘴角苦笑了一聲,這是我對渡邊謙的第一印象,一位看似無厘頭卻富有男子漢風範的刑警,在池袋西口公園。

之後一路到【末代武士】【Batman】...到這部電影【明日的記憶】,渡邊謙已然成為我生命中永難忘懷的演員,我很好奇,究竟如何練習才能揣摩出【明日】一片中佐伯雅行這樣角色的演技?

在GQ上初次看到【明日】一片的簡介時,眼眶便一陣泛紅,也因為如此,我沒有到戲院去看,直到昨日,我站在租片店內,看著封盒,回到家,放入DVD,開頭三分鐘,我的淚水已經幾近潰提。

片頭,枝實子(通口可南子)坐在佐伯雅行(渡邊謙)身邊,牆上貼滿了照片,佐伯的表情,讓我想起家中六十餘歲的祖母,那失去靈魂的眼神,令我感到心碎。

佐伯雅行是一位年近50歲,廣告公司的部長,工作第一,家庭第二,在職場上非常嚴厲,但也頗受員工敬重,在2004年談成了一筆大案子,事業即將起飛。女兒雖然奉子成婚,但也表示他成了一位準阿公,但在同年,他也罹患了早發性阿茲海默氏症。

一開始只是忘記車鑰匙在哪裡,開車時下錯交流道,慢慢地開始認不出街頭的景色,在最熟悉的澀谷迷路,想不起女婿的名字,認不出下屬的臉龐,以往總是提前 15 分鐘到開會場地的佐伯部長,開始在會議上遲到,甚至缺席,最後的最後,連妻子的身影都給遺忘了。

有些人覺得電影拍的太過戲劇化,何以在一覺醒來便忘記妻子的存在?



2007年6月,祖母在飯局上,喊著我的名字:h9856,你長這麼大的,我都快認不出你來了。

2007年9月,我趁著上班的空閒,幫姑姑送水果進療養院給祖母,不過就一個夏天的時間,她握著我的手,喊著祖父(已過世)的名字:雀躍(祖父),你來了,你終於來了。她哭泣,她坐在床上雙唇發抖地抱著我,我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

2008年2月,春節團圓,外籍看護推著她到餐桌前,她的眼神呆滯,雙唇仍然發抖,她在流淚,但她不發一語,她連進食都開始有問題,一如劇中佐伯雅行,望著手裡的牙刷,卻不知此物有何作用,我望著她,心裡想著,她在想什麼?

佐伯雅行在餐桌上對著枝實子怒吼:「對不起,讓你嫁給我這樣的男人!」「為什麼我不就這麼死了就算了」。

她是不是也這麼想著?還是,她已經無法思考?

我很慶幸我沒有到電影院看這部戲,因為我在電腦螢幕前哭到無法自我,保險業的一句口號:生而自得,老有尊嚴,死而無憾。

假使今天醫生宣布的是癌症,正面積極的人可以想著如何與病魔對抗,如何更積極地度過接下來的時間,但當佐伯雅行確定自己罹患的是無藥可醫的阿茲海默氏症時,那種絕望與無力感,讓他在樓梯間對著枝實子說:如果我不再是我,你也無所謂嗎?




一位職場強人,一位堅強的父親,要他如何面對以後的情況?

即使病情已經到了十分嚴重的情況,他仍希望繼續在職場奮鬥,在行事曆上寫滿注意事項,老婆也幫忙在家裡貼滿字條「十點散步,半小時後記得回家」、「微波按2」、「飯吃完記得吃藥」,開始在名片上畫上每個人的臉,深怕自己一分鐘後便忘記眼前這位同事的名字叫什麼。努力隱瞞不想讓女兒知道自己的病情,就怕影響到她一輩子只有一次的婚禮。

看到這些橋段,再回想自己家裡的祖母,不禁淚腺潰提。

如果過了明天 我連你都忘記了 可否還是緊握我的手 陪我繼續走下去....

遺忘,是上天給人最好的禮物,也是最殘忍的懲罰。 (by glacierl)

我們都深怕自己被人所遺忘,努力地想在世上留下點什麼,

但,假若有一天,我們連自己是誰都想不起來了呢...?

0 意見:

 
吹著魔笛的浮士德 © 2010 | Designed by Trucks, in collaboration with MW3, Broadway Tickets, and Distubed T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