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國家交響樂團《鼓動.春之祭》




馬丁.葛魯賓格猛烈且華麗地表演完輪鼓技巧,舉起雙手向觀眾致意的時候,國家音樂廳裡的所有觀眾忘情地為他喝采,我看見許多觀眾激動地站起來鼓掌,掌聲持續了近十分鐘才停歇。在一個小時以前,我還不認識這位被德國《世界報》譽為「百年難得一見的音樂家」的打擊樂手,如今我卻深深被他的魅力給攝服了。(另一位打擊樂手赫佛斯達特則是英俊到令人生氣,而且年紀還比我小,可以在內文的影片看見他的樣貌。)

那天早上突然沒來由想要參加點什麼藝文活動,距離上次到故宮已經是一年多以前了,起初在想是不是該到朱銘美術館走踏一番,便開起網頁四處瀏覽(現在還有人會用Net Surfing這個詞嗎),逛著逛著竟然點進了兩廳院的活動頁來了,正好當日晚上有NSO《鼓動.春之祭》節目,而且還有剩下幾個800元的座位,也沒多想些什麼就用信用卡刷了一張票下去。


取完票後我發了封WhatApp給老弟說:
「晚上要去兩廳院聽NSO的音樂會。」
NSO是什麼?」他回覆。
「我也不知道,可能一種類型的音樂吧。」回完這句我就把手機收進口袋裡。

事後才知道NSO就是他●的「國家交響樂團」啊!我怎麼會這麼...(挖地洞



 這是我人生第三次進音樂廳參加交響樂團的音樂會,所以心情有些忐忑,邊翻著節目單邊四處東張西望,忽然聽見廣播說今晚的節目有所異動,梅湘的《被遺忘的奉獻》改到下半場演奏,上半場是擊樂雙人組(葛魯賓格與赫佛斯達特)的曲目,分別是多爾曼的《香料、香水、毒素》安倍圭子的《稜鏡狂想曲》


葛魯賓格在上半場結束的特別表演(後文會提到)

接著燈光一暗,交響樂團的成員們開始調音,擊樂雙人組與指揮呂紹嘉先生一同走進場內,行禮如儀後開始該日的表演,當葛魯賓格在馬林巴木琴敲下第一聲樂聲後,我的目光就再也沒能離開過他,華麗的動作、誇張的表情(像小孩子看見無尾熊餅乾的樣子),感覺與樂聲融合為一體似的。


《香料、香水、毒素》以馬林巴木琴做為獨奏樂器,還用了達布卡鼓,編曲帶有濃厚的中東氣息,前十個樂符響起時就彷彿能看見荒漠一樣,到了第二樂章《香水》加入鐵琴以後又是不同的意境,時快時慢的節奏與時而大聲時而細微到幾乎聽不見的音聲讓我相當著迷,整首曲子最喜歡第二樂章的橋段,而到了終章《毒素!》的時候兩位打擊樂手用上了所有的樂器(馬林巴木琴、爵士鼓,甚至還有一片鐵片),最後樂聲在一陣狂亂且令人焦慮的節奏中嘎然結束,全場歡聲雷動。



《香水、香料、毒素!》 


而原先我以為雙手持四根棒子敲木琴已經很難了,萬萬沒想到第二首《稜鏡狂想曲》中葛魯賓格竟持了六根棒子敲擊馬林巴木琴,這究竟要練多久呀?

上半場結束時,雙人組向觀眾解釋因為明天就要返國,所以節目不得已有所異動,但他(葛魯賓格)為我們帶來一場特別表演,可以看看上面的影片(10年份的),一場精彩萬分的輪鼓表演,不但觀眾看傻了,就連國家交響樂團的成員們也不禁抬起眉頭為之稱奇。我真的很慶幸自己誤打誤撞間能到國家音樂廳參與這場盛會,在鼓掌的同時內心已經忍不住期待下次看到葛魯賓格再來台灣了。


梅湘《被遺忘的奉獻》

下半場的曲目分別為梅湘的《被遺忘的奉獻》與史特拉汶斯基的《春之祭》,前者被稱之為「色彩的音樂」,因為梅湘據說可以看見音樂的色彩,也就是所謂的「光幻覺」,使他能夠從內在地看見各種隨著音樂變化的色彩,全曲分為三部份,第一樂章為「十字架」,象徵在天主永福中的平靜,接著是「原罪」,急亂且吵雜的小提琴聲象徵人墮落於原罪中以及人世間的吵吵嚷嚷。

最後一樂章「聖體」又回到緩板,象徵聖體所應許的救贖降臨,在這個樂章我出神了可能有五分鐘,也不是睡著,而是一種心緒感到相當安心的狀態,剎那間思考了許多事情,一回過神來已經到了最後幾個樂句的階段,令人感到相當安心的樂曲,我這時才知道所謂的「回轉半音」竟能令人感到如此舒適。

音樂會最後在史特拉汶斯基的《春之祭》的狂亂樂符中拉出一波高潮,呂紹嘉指揮激動地揮舞雙手,如果常玩遊戲的人聽到這首曲子應該會有點熟悉,從某些節奏中感受的到《魔獸世界》與一些遊戲作品的旋律,如同科普蘭在1952年的演講中所說:「這可稱得上是20世紀最偉大的管絃樂作品。」



節目手冊如此寫道:「在《春之祭》中,有幾個特點影響了後來的二十世紀現代音樂:複調性、頑固低音,樂器音樂對比性、強烈不協和音,帶野性的脈動式節奏。」或許您們可以聽聽看是否有熟悉的感覺。

最後一個樂章《獻祭之舞》描述一位祭物少女在儀式中狂舞至死(跳到死),呂指揮瘋狂地舞動雙手後音樂嘎然而止,有人起立大喊Bravo,讓我想起了《交響情人夢》的某些場面,我不敢說自己懂交響樂(這可能要跪請黑蓮大出面),但今天這場《鼓動.春之祭》真的在我心中刻劃了某些痕跡,感動,太感動了。

0 意見:

 
吹著魔笛的浮士德 © 2010 | Designed by Trucks, in collaboration with MW3, Broadway Tickets, and Distubed T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