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rabilious】明日報新聞台復站了


明日報新聞台,一個對我而言有著非凡意義
的網站,是一切的開始,也是一段旅程的紀錄。

上個月想翻翻以前的舊文給朋友看,卻發現所有的文章都變「石頭」了,完全無法點閱,爬了一下公告才知道是資料庫毀損...

不管如何,現在總算是修復了,剛剛點了連結進去從自己2002年的文開始看起,覺得有些可笑,有些害羞,又帶著點喜悅的心情......



可笑與害羞是必然的,畢竟那時自己還是中學生,想法上必然有著不成熟的地方,這種情形也出現在時下許多年輕人的身上,我抽空去看了表妹的新聞台,上頭寫的也多半都是這種風格的文章。憤世嫉俗,同時覺得自己不被瞭解,在這世界上彷彿是唯一孤獨的個體似的。真不知究竟是「明日報新聞台」使人憂鬱,還是憂鬱的人不約而同地選擇到了「明日報新聞台」去發文。

起初是受了朋友的影響,他在新聞台上發表了連載的小說,該小說至今仍有人閱讀並引用一些詞句當作簽名檔等等,他年紀長我不少,所以讓我有種也想跟著寫文章的憧憬,幻想自己也是個在網路上受人歡迎的文豪,當然現在我已經看破這點了(・∀・)。 (如果你看不到句點前的符號,請留言讓我知道)

新聞台的站名是「吹著魔笛的浮士德」
之後網誌的名稱「浮士德的異想世界」也是由此衍生而來的。

至於命名的原因,當初第一篇文是這麼寫的

想了許久,終於申請了個人新聞台,版名就讓我想了許久...
最近十分熱衷於西洋文學,更是沉醉在歌德的書籍當中,因此便以浮士德為命名,至於魔笛,是因為感到週遭的人們,其實就都像故事中的村民一樣,不管是有表現出來,沒表現出來,其實潛意識都是一樣的...包括我也是。    (開台,2002)

很無聊的理由,之後的文章走向便是一些短文與情緒的抒發,到了2004年初,因為一些心理上的轉變,文章走向變得非常黑暗與偏激,加上因為服藥的關係,思考也變的怪怪的...現在看起來也會覺得,這真的是我所寫的文章嗎?但不論如何,總是一段記憶,新聞台的這些文章讓我記得,我曾經有這樣的過去,我有過這樣的精神狀態,自己曾經這麼無助過...

...但不能說,他不能說,因為只要一說出來,那世界就會完全變了調,甚至崩潰。不,不能這樣,所以只要讓自己崩潰就好。
  我很幸福,幸福到了極點,如此完美的伴侶去哪裡找?但為什麼我的體內還是空空如也,空成了這樣?那種空虛的感覺就像朝著密林中的荒廢水井丟石頭一樣,等了許久沒有回應,究竟有多深呢?不論有多深,井內所有的一切都已經被黑暗給包圍,猛烈的,侵蝕性的包圍著,即使有什麼東西存在著也沒有意義了,因為看不見摸不著,旁人看不見,井本身也看不見,在那裡存在著的只有黑暗,只有黑暗,黑暗。   (無題, 2004/11)

是有很深的感觸的,但在旁人看來就像是無病呻吟一般,因此我在Blog上也以食記或一些其他專文為主,鮮少再寫一些內心情感的文章出來,畢竟自己寫的很爽,無形間卻可能傷了他人眼睛,或是引來他人的訕笑。

總而言之,雖然新聞台在系統上有些不方便,但該站的氛圍卻能在不覺中讓人很用心地寫些文章(好吧,至少自以為),如今能夠平安無事地回復毀損的資料,我也感到很開心,畢竟這點點滴滴都是回憶,都是自己曾經存在的證明,同時也可以清楚看到自己在成長階段的歷程。

好吧,我承認我這人就是單純地喜歡懷舊。

0 意見:

 
吹著魔笛的浮士德 © 2010 | Designed by Trucks, in collaboration with MW3, Broadway Tickets, and Distubed T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