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嘿,這次的遊戲,我決定他媽一首音樂都不放。





經理人與創業書籍上常寫:「要勇於放下過去成功的經驗。」
 
閉上眼,捫心自問,辦的到嗎?真的有辦到過嗎?
 
比起「拋棄成功的經驗」,現實社會中其實更傾向於「適度地改造與加強過去成功的經驗」。
 
「以前做過這個決策,取得不錯的成果,現在我們只要稍加調整,應該可以取得相似或是更佳的績效。」這才是真正會出現在企業會議室裡的實景。
 
Jonathan Blow 心中應該相當清楚,上一款作品《Braid》除了扣人心弦的劇情與令人驚豔的玩法設計之外,有相當部份的好評來自於絕妙的音樂選曲。




 

七個年頭過去了,《Sieber, Kammen and Fulton: Music from Braid:Dreamy music from the acclaimed video game braid》這張專輯到現在還佇立在 Magnatune 的 New Age Album 最暢銷排行榜上。
 
Jonathan Blow 在新作《The Witness》的預告影片中選擇了Zoë Keating 的 「Escape Artist」作為配樂,樂聲響起時,我不禁拍了下大腿,心想:「Blow 你好樣的,繼 Jamie Sieber 之後又再次選擇以大提琴為主軸,這次的音樂應該也是每首都是百聽不厭的經典吧!」
 
想不到,真的想不到...
 
想不到《The Witness》之中竟然一首音樂都沒有。
 
這款遊戲完全沒有配樂。
(我知道後面有.......那是很後面的事)
 
我不相信他會沒有預算購買音樂版權,他已經不是當年的 Jonathan Blow 了,怎麼可能買不起音樂?
 
OK,我可以接受這是為了讓玩家能夠完全浸淫於遊戲世界的做法與說法。
 
但是,依正常人的邏輯來思考的話...
 
「嘿,我看了一下數字,《Braid》原聲帶在 Magnatune 上的點擊率寫下了新高,也有許多人願意購買這張專輯;而這次影片釋出之後,我看了一下 Youtube 留言,Zoë Keating 的配樂也獲得相當多的好評。」
 
「我想這次遊戲中的配樂就以 Zoë Keating 的曲目為主吧?」

 
這才是一般人的討論方式與想法吧!?
 
我不是為了《The Witness》遊戲中沒有音樂這件事在生氣或是感到不愉快,我不介意,也不在意。
 
只是驚訝,竟然有真的人能燒一大筆錢開發一款對玩家十分不友善的遊戲,而且還真的能捨棄過去成功的經驗。

0 意見:

 
吹著魔笛的浮士德 © 2010 | Designed by Trucks, in collaboration with MW3, Broadway Tickets, and Distubed T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