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如果長大以後能夠邊玩遊戲邊賺錢,該是多幸福的事?




狗哥,王兆輝,ID:sansheng,從18歲離家開始尋求職業道路至今,已在 DOTA 圈裡奮戰了九年餘的時間。
 
今天在知乎查「上海比賽」事件的相關新聞,看到底下的文章段落時,心中突然百感交集。
 
 『說到做人的選擇,狗哥曾經窮到買不起一整盒煙,只好一塊錢買幾根散的,被人笑稱為垃圾狗。現在有人直播跟他說狗哥你少抽菸啊,會得癌症的。他說隨便吧,已經沒救了,然後繼續 15 分鐘一根。』
 
 『他說以前和寶哥睡馬路邊上的時候吹過牛逼,說以後有錢了我天天抽中華,寶哥說去你mb(媽逼)垃圾狗,我們這種撿煙屁股的還能抽中華?狗哥笑笑說:你總得讓我想想吧。』
 


讀到這裡,我忽然想起一些事情。
 
因為我現在櫃子上就放著一條「中華牌香煙」,一包將近 400 台幣,當時客戶對我說,這煙通常是放在胸前口袋的,真要抽,就從口袋拿出其他煙來請人抽。
 
 『TI4 決賽之前,保安讓他把抽一半的煙扔了,說現在 ESPN 直播,不准抽菸。狗哥不做聲,猛吸兩口,把煙抽光了。Haob問狗哥為什麼,haob 說,最少我們也第二了,回去抽爽的。狗哥說捨不得,當年5 毛錢買兩根嬌子,現在手上這麼好的美國煙,今天抽了,明天說不定就抽不上了。』
 
 『當年我們睡大街上的時候,就想能養活自己就好了,然後能一直玩遊戲,你說為國爭光,真沒想那麼多。當時就想贏,贏了,就有飯吃了。當年背著棉絮來的重慶打第一場比賽,本來要睡網吧裡。結果到的太晚,也不知道具體在哪裡,只能睡馬路上,下雨了,沒辦法,躲在人家門廊下,第二天一看,被子都潮透了。』
 
 『當時我就想,要是我哪天有錢了,我要拿這獎金,給媽媽買套房,給姐姐買台車』

 
那年退伍,背著行囊搭著火車上台北打拼,進遊戲業的第一份薪水是 18,000 元,住在新莊的一間小雅房裡,沒有曬衣服的地方,沒有陽光,五戶租客共用一間浴室。
 
那時我想著,新鮮人嘛,忍耐點,等我以後有錢了,住個大房子,給老爸買最新的手機,帶老媽出國玩去。
 
隨著時間點滴過去,房子越換越大了,房間裡的電器尺寸也跟著變大,變新。
 
在那窮到買不起煙的時期,狗哥的心中肯定認為,只要能夠天天抽中華煙的那天到來,就是幸福的時刻。
 
但其實等我們真正做到的時候...
 
似乎又會有更多想要追求的事物浮現出來,只能繼續不斷的努力,不斷地超越自己,不斷地朝那好像越離越遠的幸福終點奔去。

文中引用的段落:

0 意見:

 
吹著魔笛的浮士德 © 2010 | Designed by Trucks, in collaboration with MW3, Broadway Tickets, and Distubed T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