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從《小朋友齊打交》到《英雄大作戰》 - 單打獨鬥二十年



本文經「觸樂 - 移動遊戲新媒體」授權轉載,尊重原著,僅做簡繁轉換與調整部份用詞。

原始文章連結:「从“小朋友”到“大英雄”:单打独斗二十年」  / 作者 Delia & 高洋

1995年夏天,第五次會考結束後,16歲的香港中學生王國鴻獨立製作完成了一款名為《小朋友齊打交》(英文名Little Fighter,大陸通常叫做「小鬥士」)的橫版格鬥小遊戲。這款遊戲後來成為了當年香港一代玩家的少時記憶。


2008年,王國鴻從上海微軟離職,開始開發《英雄大作戰》。遊戲PC版本發佈前夕,王國鴻在自己的部落格裡寫到:「自從LF2完成以後,我一直很想再創作另一個屬於自己的遊戲,可惜一直為了工作,沒有餘暇去實行這個奢侈的夢想。直到去年,幾經掙扎後,我終於把日間的工作辭去,專心在家製作我的新遊戲——英雄大作戰,簡稱HF。希望在首年把遊戲初步完成,然後再選擇一條適合自己的職業道路。」

時隔21年,2015年6月,《英雄大作戰X》上架iOS和安卓平台,雖然遊戲的名稱和模式發生了改變,但其核心仍然與21年前那款簡陋卻流行的小遊戲一脈相承,製作的初衷從未發生任何改變,但這一次,也許會是王國鴻最後一次在遊戲的署名落款中寫下自己的名字。

開發《小朋友齊打交2》時的小熊,當時還很年輕

■ 起始

王國鴻有個英文名字,叫做Marti Wong。這個正式的名字用於他所有作品的公開署名。他還有個被更多人稱呼的暱稱,叫做小熊。

小熊是香港人,1979年出生。小熊少年時代正值街機遊戲在香港風行,他熱愛一對一的遊戲例如《街頭霸王》,也熱愛多人混戰遊戲例如《雙截龍》、《吞食天地》。從小學開始,小熊就一直想要做一款自己的遊戲,他經常會想像如果自己是一位遊戲製作人會怎做。四年級開始學習編程,小熊開始了自己的遊戲開發之路。

香港中學不像內地區分初高中,而是統一的中學七年制。1995年,也就是小熊中學第五年會考結束後的那個漫長暑假裡,他開始在家學習C++。出於讓一對一格鬥與多人混戰兩種樂趣混合起來的想法,他利用現有的能力,一邊學編程一邊製作了第一代《小朋友齊打交》。


僅有1Mb大小的《小朋友齊打交1》

《小朋友齊打交》第一代以C語言編寫,大小只有1Mb,人物都是像素風格。當時普遍還是56K的上網環境,小熊將這款遊戲掛在BBS上供人遊戲,結果大受歡迎。

小熊本人將受到歡迎的原因歸結為「遊戲小」「免費」,但亦有另一種說法。有網吧老闆認為「《小朋友齊打交》成功的原因之一,是四個人逼在同一個鍵盤上一齊打,不用連線,他們在網咖租同一部電腦,四個人『擠著』玩,之後便會吸引其他人來圍觀,想不到是個賣點。」

但這並非刻意為之,當時小熊不懂網路技術,只能通過這種方式來實現多人遊戲,想不到無心插柳,反而幫助了遊戲傳播。

遊戲的成功令他振奮。「一年之後發現很多人回應。到了大學的時候就想出第二代。」

大學二年級,小熊開始開發《小朋友齊打交2》(Little Fighter 2 ,簡稱LF2)。


《小朋友齊打交2》,相對於第一代除了畫面的進步,遊戲還增加了更豐富的玩法

《小朋友齊打交2》的開發得到了小熊大學同學浩然的幫助。大學三年級時,小熊和浩然搬到同一個宿舍。小熊自己不懂Network相關的編程技術,就問浩然是否有興趣幫忙,後來浩然便參與到製作當中,負責網絡方面的工作。

雖說是合作開發遊戲,但兩人大部分時間都拋開了俗務,用來在《暗黑破壞神2》中「拯救世界」。後來小熊在遊戲中加入了一個「火人」角色,跑動起來身後會留下一串火線,便是為了致敬這款遊戲和這段時光。

「記得當時為了爭取時間,希望趕緊在畢業前把遊戲完成,七成以上的課堂都缺席了。有些學科,甚至到考試才第一次見到導師的樣子。」小熊在2009年一篇回憶LF2的部落格中寫道。

LF2的1.0版本在1999年發佈。小熊和浩然將這款遊戲作為畢業設計交給導師,最終得到了一個A的評分。

■ 中興

《小朋友齊打交2》和第一代不同,是一個需要下載安裝的客戶端遊戲。遊戲的美術風格也從像素轉向了2D動畫,並添加了區域網聯機對戰的支持。

LF2的更新不斷在網頁發表,從最初僅有1個角色和對戰模式的簡單遊戲,慢慢發展成為一個擁有24個角色,包括對戰、戰爭、闖關、淘汰賽四種遊戲模式的成熟遊戲,不斷趨向完整。其間,網頁的瀏覽數目在三年之後已擁有兩三千萬次訪問,受到的歡迎超乎想像。

遊戲在學生間非常流行,他甚至還接到中學電腦室管理員的電子郵件投訴,抱怨學生玩《小朋友齊打交》,將遊戲刪了一次又一次。


《小朋友齊打交2》全部24個角色

當時LF2每個月更新一次新版本,每到更新服務器就會當機,因為太多人訪問網站。小熊試過把《小朋友齊打交2》放在香港中文大學的伺服器上,結果整個部門的伺服器都當掉了,不得不經常更換伺服器來為玩家提供下載,結果每換一個新的伺服器,那些伺服器供應商都要趕他走,因為下載的人太多,伺服器總是當機。

「如果遊戲不是這樣受歡迎,遊戲很有可能會在完成11個原始角色後便不再更新,Fans的支持給予我很大動力。」回憶LF2的製作時,小熊在部落格裡這樣寫道。

粉絲的支持是動力也是壓力,在此背景下,小熊把遊戲的計畫一再擴大。2000年夏,小熊大學畢業,找到了第一份工作——編寫手機遊戲。但此時,遊戲離完成仍然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小朋友齊打交2》更新日誌

大學畢業後,曾經的戰友浩然赴美升學,又只剩下小熊一個人獨立開發。當時的工作並不輕鬆,小熊每天白天工作,晚上便繼續編寫LF2,每天只睡4、5個小時。一年後,由於太過辛苦,他終於忍受不下去,辭掉工作,專心開發LF2,用大半年的時間最終完成了遊戲。

2002年9月27日,小熊發佈了《小朋友齊打交2》最後一個更新,即1.9版本。至此,這款從98年開始製作,延綿5載,幾乎承載了一代香港玩家回憶的遊戲終於告一段落。

《小朋友齊打交》第一代第二代均是免費遊戲,從一開始,這個系列就不是出於商業目的製作,即便收穫了巨量人氣,小熊也並未從遊戲的流行中獲得一分錢的回報。

儘管如此,遊戲收穫認可,令小熊認為自己所付出的努力非常值得。但此時他亦必須面對一個現實問題:大半年的全職開發令他收入盡失,又要償還大學學費的貸款,財政變得十分拮据。

大約在2003年,一家遊戲公司找上門來,希望能得到小熊授權,將《小朋友齊打交》開發成能夠賺錢的網絡遊戲。小熊接受了合作,並且加入了這家公司,主要製作遊戲的引擎和初步的遊戲設計。

這款網絡遊戲即《Little Fighter Online》,於2004年10月22日在香港正式面世,由於《小朋友齊打交》本身在香港擁有足夠高的知名度,為這款遊戲也帶來了不錯的人氣。

《Little Fighters Online》官方網站

兩年之後,小熊離開了這家公司。在他離開之後,遊戲繼續更新內容,人氣也持續高漲,大概在2006年前後達到一個最高潮。當時在香港曾舉辦動漫節,《Little Fighter Online》的展台極其火爆,有玩家不回家排隊數天購買手辦,是一時之景。

這款遊戲和小熊之間採用的是分出遊戲收入一定比例利潤的合作方式,但遊戲雖火,小熊卻似乎並未從中獲得太多收入。雖未透露具體數額,但他告訴觸樂記者:「當時我也不太懂得合作上和別人談,沒有相關的經驗,結果也沒有賺到很多錢。要是那個時候有好的收入的話,我就不用繼續工作了。」


小熊的工作台

■ 困境

2002年辭職製作《小朋友齊打交2》,小熊一度利用接外包幫人製作網頁和Flash遊戲來賺取收入支撐生活,由於對魔術有興趣,也會幾手,他甚至嘗試過開辦魔術培訓班。

也因為魔術,小熊認識了現在的妻子Carol。

在離開上一家公司之後,小熊來到上海,加入了上海微軟,在微軟中小企業服務器部門工作,負責製作用戶界面。當時Carol在他旁邊的公司工作,她的公司是做玩具的,由於要研究做一個關於魔術的道具,知道小熊會魔術,Carol便過來請教一些魔術相關的知識。在這之後——按照小熊的話來說,他便「打蛇隨棍上」,要到了Carol的電話號碼,後來兩人順利走在了一起。


小熊和他的太太Carol

小熊在上海微軟工作了兩年。2008年,小熊和Carol結婚,雖然他並不想離開微軟,但由於Carol母親身體不好,Carol必須留在香港照顧,他只好從微軟離職,回到香港。

小熊說自己的太太「很難得」。回到香港之後,小熊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加之在LF2之後,他一直想要製作另一款屬於自己的遊戲,決定不妨就試兩年,開始開發《英雄大作戰》(英文名Hero Fighter,簡稱HF)。

對此,家人一直持反對的態度,小熊的母親認為他在浪費青春,很擔憂,經常叫朋友、親戚介紹工作給他。「但是我的太太就不會說唉你找份工作吧,不要這樣再做這個事情啦,不要發夢啊。她還會說,你要努力,要做完它,不要中途放棄。如果放棄的話,未來你肯定會後悔。」

在Carol的支持下,《英雄大作戰》從2008年下半年開始動工,到2009年做出了第一個版本。


《英雄大作戰》PC版截圖

和LF2不同,《英雄大作戰》回到了網頁端,是一款網頁遊戲,以Flash編寫而成。同樣從頭到尾包括所有美術都是小熊獨立完成,也和LF2一樣,採用了先推出一個只有兩三個角色和單機玩法的簡單版本、然後在此基礎上不斷更新完善、最終發展成一個完善的多人在線遊戲的路線。

《英雄大作戰》的開發更顯艱辛。

HF奔跑的動作有8幀,LF2只有3幀。

小熊希望能在《英雄大作戰》中加強「戰爭」的感覺,他為此加入了坐騎系統,遊戲也從LF2的只能橫向移動的單面捲軸變為大地圖形式的多面捲軸,他嫌LF2中的小型道具在戰爭中顯得不夠看,於是加入樹木、巨石等「大型物件」,希望讓「大塊頭」角色有更多的發揮。

在製作《英雄大作戰》時,小熊時刻以超越《小朋友齊打交2》為目標,對HF內動作的要求遠比LF2要高。在開發初期,研究動畫技巧是小熊休息時間的主要活動,每個HF的主要角色,需要300幀以上的動畫,這對於個人來說是一個巨大工程,因此HF推出新英雄的速度較慢,一到兩個月才能推出一個新的角色。

「做到很辛苦啊,頭髮都變白了。」小熊笑著說。


今年36歲的小熊,已經有白髮

有時候遊戲做到很累,小熊會去看玩家說什麼。百度Hero Fighter貼吧他也偶爾會去,他會翻看玩家們在說些什麼,並且一條一條地回覆。有個人發帖問遊戲中一個角色如何獲得,有人說這個角色無卵用,小熊認真地回覆:「有卵用的。」

「我經常一個人困在一間房屋中工作,有些時候我的老婆會鼓勵我,但始終她不是太認識我在幹的事情,有些時候我就覺得很灰心,很鬱悶的時候我就會上去看看別人說的東西。有時看到他們寫的東西我就好像有一些力量又回到了血液裡面,我就又可以繼續工作了。現在還有一兩個在貼吧裡面的人跟我經常聊天,好像變成老朋友一樣了。」

■ 失敗

《英雄大作戰》還有一點和《小朋友齊打交》不一樣,這個遊戲有廣告和付費系統。

為解決生存問題,小熊為《英雄大作戰》添加了廣告,並開發了一個特級賬戶系統,充值65元即可成為特級賬戶。遊戲本身還是免費遊玩,但特級賬戶便可直接使用所有英雄,包括一些稀有角色,除此以外便沒有別的付費項目。

小熊指望特級賬戶為他帶來盈利,剛開始兩三個月情況確實不錯,很多人付費,但好景不長,《英雄大作戰》很快被破解,破解版能玩所有英雄,等級也很高,一拳便能打死嘍囉,出來之後四處流傳,很快就沒有多少人願意付費了。

「他們破解的人還到遊戲裡面。當時有一個連線的模式,可以跟其他玩家聊天,他們就在聊天的時候把破解版傳播出去,然後就越來越多人玩破解的版本。」

在當時,《英雄大作戰》已有一百多萬登記用戶,到現如今大概已有兩百萬。小熊說自己不太懂得如何做收費,「很多遊戲如果有這個數量的玩家就已經可以賺很多錢了。」

破解令小熊感到傷心,失去動力。他有些不太想繼續做下去了。「好像一做又被偷了,就是白幹一場。」

2013年,遊戲的更新速度開始減緩。大陸亦有許多玩家在百度知道提問,問遊戲的作者是否掛綵了,否則0.75更新為何遲遲不來。也有玩家瞭解情況,在貼吧發帖勸慰小熊,建議他暫緩開發,找份工作,並主動要向小熊捐款。但這些並不能帶來實質幫助。


《英雄大作戰》的開發日誌最後一次更新是在2013年1月

最終一擊來自2014年3月,和小熊一直進行廣告合作的廣告公司mochi media倒閉,小熊失去了做外包接活之外的最後一個收入來源,「當時我就想,是時候要找工作了,要放棄了。」

小熊停止了遊戲PC版的更新,雖然遊戲仍然向老玩家提供服務,但新玩家已經不再能夠註冊。

但小熊並不甘心,恰逢移動遊戲市場崛起,似乎潛藏機會。「我又覺得應該把它放到手提電話再放棄,如果這樣就放棄好像死的不明不白,很多人都沒有看過這部遊戲。」他索性最後一搏,反正也不致失去什麼,從去年開始全力開發移動版,最終在今年6月份正式上架App Store和Google Play。至此,距離《英雄大作戰》在PC推出第一個版本,時間已過去七年。

《英雄大作戰》在移動版命名為《英雄大作戰X》(Hero Fighter X,簡稱HFX)。相比於網頁版的八個關卡、以聯線對戰和自由模式為主,移動版去掉了聯線模式。小熊發現發現大部分玩家不太喜歡自由耍自己的配搭,喜歡讓人預先安排給他,於是在移動版設計了三百多關。另一個不同是遊戲的戰爭模式,加入了更多突發事件。

老派遊戲出現在了最新潮的平台上,《英雄大作戰X》的美術已經顯得有些格格不入。這種傳承自風靡於上世紀的《小朋友齊打交》的美術風格,小熊曾表示自己喜歡這種「Classic」的感覺,這種風格在部分玩家眼裡是懷舊、童年回憶,但在另一部分玩家眼裡,則是醜、垃圾,玩家評價呈現出一種兩極分化的局面。

遊戲的操作看起來也有些古板,巨大的虛擬搖桿佔據了畫面大半,而且搖桿固定不動,而非時下流行的可隨手拖動。PC上許多需要搓招才能發出的技能,在移動端都可一鍵釋放。

《英雄大作戰X》移動版戰爭模式遊戲截圖,虛擬按鍵佔據了屏幕大部分

儘管有這樣那樣的瑕疵,但動作遊戲核心的動作部分在移動平台依然出彩。騎在馬上攻擊時完全不同的攻擊方式、勒馬轉身時的細節、起身閃避、低跳、揮劍擋箭,等等這些細節在時下流行的「動作手遊」當中已完全不可見,帶著一種老派遊戲特有的精緻。

■ 希望

《英雄大作戰X》在中國香港、台灣、大陸都獲得了蘋果的「優秀新遊戲」推薦。而破解和盜版在新生平台依舊如影隨形。

來自開發者的請求,言辭之間感受真切

《英雄大作戰X》採用的是免費下載可體驗八個關卡,40元一次解鎖所有內容的設定,這在移動平台算是偏貴的售價。小熊告訴觸樂記者,大概有7成玩家來自盜版,他在大陸某破解網站看到下載數量幾十萬,比正版加起來都多。而正版付費率亦只有百分之零點幾(在一週以前,付費率尚且有百之二三)。

小熊對此已經習慣,覺得是無法避免的事情,也不再抱怨。但香港平面遊戲雜誌尚且在文章中堂而皇之告訴讀者如何玩上免費破解版,這令他心寒。「香港人自己都這樣對我,很慘。」


香港遊戲雜誌刊出破解方案

小熊和業內好友交流時,對方紛紛給出關於遊戲付費設計的意見,小熊自己也意識到一次付費模式已跟不上潮流,是難以賺到錢的設計,他有心想改,但此前對於已付費玩家不再添加任何付費內容的承諾已給出,令他無法違背。

當下小熊在考慮的是如何能解決大陸無法使用Google服務的問題,從而使有心購買正版的安卓玩家也能付費。小熊考慮過和大陸代理商進行接觸,但由於技術選型是Adobe Air,在各種接口接入上會出現種種問題,最後亦只能放棄。

「我計算過香港,台灣,大陸加起來最後應該等於我這幾年的薪金左右吧,也不算是賺錢了。如果推到美國,歐洲的話,那就真正的賺錢了。」小熊期望遊戲在美國、歐洲能有反響,但可惜早年《小朋友齊打交》在西方並無傳播,此次《英雄大作戰X》上架,也沒有獲得任何西方遊戲媒體報導。而以這種遊戲模式來說,既不能通過快速獲得快感或者畫面吸引普通玩家,恐怕也很難博得在主機大作圍繞中長大的傳統玩家的青睞。

小熊有計畫繼續更新遊戲,接下來將對虛擬搖桿進行優化並推出生存模式,也有想法開發連線對戰功能,但這耗費時間精力,是否會做最終取決於遊戲是否能帶來足夠收入。

小熊太太目前因為身體上的不適,也暫時沒有工作。現在他一人負擔家庭開支,很有壓力。在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小熊說:「其實這次的新作《Hero Fighter》已是我最後的實驗,看看自己是否已經Outdate,不再適合遊戲市場。不過這10多年20年來,因為經歷無數次失敗,所以這一次我也不是很有信心。」

但好在,他已經取得了階段性的小小勝利——此前資本家嫌棄他是獨立開發者無人願意投資,現在,由於《英雄大作戰X》的推出,已有三家公司和他商談,而其中一個,將有很大的機會進行合作。

「雖然這個遊戲可能賺不了多少錢。但是我覺得是時間段上階段上的一個小小的勝利。就跟以前不同了,以前一直做一直都是失敗,好像就沒有看到盡頭。但是現在好像就有一點轉機,又有一點希望了。」

4 意見:

  1. 藍鑫 提到...:

    看完這故事我去下載這個遊戲了⋯⋯

    順便付費買正版

  1. wei Lai 提到...:

    支持正版!

  1. Unknown 提到...:

    支持正版!我也付费

  1. 歐浚旭 提到...:

    支持正版!我也付費支持小熊!

 
吹著魔笛的浮士德 © 2010 | Designed by Trucks, in collaboration with MW3, Broadway Tickets, and Distubed T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