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全民魔獸》停止營運後的玩家們...



經「觸樂 - 移動遊戲新媒體」授權轉載,僅做簡繁轉換,未修改內文用字。

原始文章連結:「維權之路:《全民魔獸》停止運營後的玩家們」  / 作者 祝佳音

2015年3月9日,廣州知識產權法院頒布禁令,要求移動遊戲《全民魔獸:決戰德拉諾》(曾用名《酋長薩爾》)立即停止發行和運營。

禁令公開後,這款遊戲的數千名玩家發現自己面臨著一個問題:他們投入巨資的帳號會落到什麼下場?


■ 風雨無阻
「風雨無阻」(QQ名)是玩家維權群的創立者,一百多位《全民魔獸》的玩家聚集在群裡,互相交流自己的維權進展。維權群的簡介是 「大家可能都關注到法院的判決了,暴雪維權勝訴了,那我們眾多玩家的權益呢?我們的錢也」 ,由於字數限制,簡介戛然而止。
風雨無阻在《全民魔獸》中投入了8000元錢,他並不知道《全民魔獸》是一個有侵權嫌疑的遊戲,甚至連「侵權」的概念都很模糊——當然,現在他已經可以和群裡其他玩家一樣,熟練地援引法條論證遊戲的侵權事實。在此之前,他唯一玩過的遊戲就是《魔獸世界》,2014年11月,一個朋友向他介紹了《全民魔獸》,他看了遊戲宣傳,發現裡面有不少魔獸世界的東西,「覺得挺親切的,就開始玩了」。
2015年1月5日。暴雪與網易公司在廣州知識產權法院對侵權遊戲《全民魔獸》提起訴訟。風雨無阻看到相關報導,向運營平台表達了自己的擔憂,對方回覆:「平台和遊戲都沒有接到相應的訴訟和律師函」,同時安慰他「如果後續有這樣的文件顯示侵權的話,我們會配合遊戲給玩家一個解決方案的。」與此同時,《全民魔獸》開始對遊戲進行瘋狂的修改,開發者首先新增了非魔獸人物,又修改了魔獸人物的模型。修改後的角色粗糙無比,但至少看起來已經和《魔獸世界》相差甚大。「作為一個60年代的魔獸老玩家,很接受不了魔獸被國產遊戲這般糟蹋,」一位玩家在貼吧內留言,並呼籲模型「換成更精細的,或者還原以前的畫面!」
但即使是這樣的掙扎也無法改變《全民魔獸》的命運,2015年3月9日,廣州知識產權法院裁定《全民魔獸》立即停止發行和運營。2015年3月14日,《全民魔獸》在各大平台陸續關閉服務器,在此之前,這款遊戲的玩家一無所知,他們登錄遊戲,然後看到了遊戲公告,公告上的解釋是「停服維護」。
《全民魔獸》的關服通知,兩個QQ群是官方給出的唯一交流渠道
早在2月13日,風雨無阻就以「要求退款!」為標題在百度貼吧發了一個帖子。停服當天,他在遊戲官方群想看看「大家對遊戲停服怎麼看」,群裡的玩家七嘴八舌地商量著辦法,「有人提議其中的一個VIP等級比較高的玩家建一個維權的群,而那個玩家不一會就退出群了,大家反應過來她可能是個遊戲托,然後我就建了(維權)群。」風雨無阻在官方群裡發了個消息告訴大家維權群的群號,他馬上被管理員踢了出去。

■ 全民魔獸

《全民魔獸》(又名《酋長薩爾》、《魔獸遠征》),由成都七游科技有限公司研發,熱酷代理。該遊戲於2014年8月登錄App Store,並在包括購買積分牆在內一系列推廣手段的幫助下一度進入App Store免費榜單第五的位置。
從當時到現在,觸樂新媒體持續關注著這款遊戲。在某種程度上,《全民魔獸》可以稱為國產擦邊手游的範例。如果有人想要研究國內手游市場的灰色地帶,這個遊戲是不二之選。它為我們展示了這樣一幕:一個沒有創意、沒有技術、沒有IP,看上去也不像有多少資金的開發商,是如何憑藉著侵權、抄襲、換皮、改名等一系列灰色手段,將產品推向市場的。
在《全民魔獸》的整個生命週期中,該遊戲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儘可能地把自己和《魔獸世界》混淆起來,我們甚至能夠體會到開發者拋棄自己所設計和構思的一切元素,以一不做二不休的決心擺脫所有束縛,直接、粗暴且生硬地抄襲《魔獸世界》的心路歷程。這其中當然包括遊戲的名字和角色及相應的美術素材,甚至還包括復刻《魔獸世界》的登錄界面和副本地圖。
從登錄圖片就可以看出這款遊戲的開發者把聰明才智都用在了什麼地方,哦,對了,還有決心
他們的確成功了,維權群裡幾乎所有人都是《魔獸世界》的玩家,而相當比例的人是因為《全民魔獸》和《魔獸世界》的相似性而選擇這款遊戲的,「當時覺得很親切,能在手機上玩魔獸了」,一位玩家這樣對觸樂記者說。在《全民魔獸》被起訴之前,他們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而在《全民魔獸》被起訴之後,他們認為主要的責任應當由渠道商承擔。
「他們應該發現這款遊戲是侵權的,」一位用戶對觸樂記者說,「我們又不知道這些,是吧,蘋果也是這樣,(渠道商)自己審核不嚴格嘛。」
一個很多人不願承認的事實是,至少在當前的市場環境下,很多用戶對「知識產權」並不太在意,「相信許多玩家都衝著WOW來的,結果被雷了吧!版權問題我們尚可理解,你改改名字也就算了,再不然你人物做的別那麼像」一位玩家在論壇抱怨,「本來是個山寨刀塔的遊戲,要不是和WOW掛鉤,估計早沒人了。」
而另一個同樣被很多人忽略的事實則是,大部分玩家的確沒有能力分辨「正版遊戲」,這也使得他們根本無法預估風險——他們的確不應當承擔這一切,但最後承受損失的往往卻正是他們。就在3月19日,還有人在維權群裡推薦一款遊戲,因為「(遊戲)跟魔獸很像,挺好玩的。」

■ 維權

玩家維權群裡一共有100多名玩家,熱衷於發言的不超過30位。
大多數人只是默默地看著,來了新人或者事情有了進展就評論幾句。3月22日下午,一位用戶進群,開頭就說「求幫忙退款」,然後貼出了自己遊戲中VIP17的截圖。有人問:「你充了多少?」,對方回答:「5萬多」。
大部分維權玩家的充值數額集中在數千至數萬元,最多的玩家充值額超過6萬。玩家們的情況各不相同,有iOS用戶,也有安卓用戶,安卓用戶通過不同的渠道進入這款遊戲,這使得他們無法統一採取行動。
大部分維權的玩家無法弄清楚這些複雜的事情,他們不知道開發商、運營商和渠道商之間的區別,對於他們來說,這是全新的領域,這也讓諸如「收集消費記錄」等基本的要求看上去像個笑話。「我現在都搞不懂是哪個平台。」一位用戶給出了貼圖,貼圖上方UC九游的logo赫然在目,但他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我都是通過支付寶充值的,找支付寶有用嗎?」
大多數用戶根本就沒有「平台」的概念,這位用戶根本弄不清該找誰負責,這大概也歸功於現在遊戲註冊和付費流程的便捷
群中流傳著一些經驗之談,比如「用蘋果的就會被退錢,用安卓的目前還不會」。有些用安卓的人很後悔,表示「還是蘋果靠譜點。」
已經有人從App Store得到了退款,一位QQ名為「冇伱い狠緈冨」的用戶向觸樂網記者介紹了他的退款過程。「給蘋果打電話,電話很難打,要等一個小時左右才能接通,接通後轉賬單處理」。她和客服反應退款的理由是「網易和暴雪告他們侵權遊戲下架不能玩了」,然後將賬單報給客服。她在一個小時後得到了部分退款,「報給客服的賬單有3000左右,退了1500」。冇伱い狠緈冨最後也不知道蘋果的退款處理標準是什麼,也就是說,她不知道自己針對《全民魔獸》的哪些消費得到了退還,哪些沒有。
iOS玩家們交流著自己的退款經驗,「用郵件也行,就是慢」。他們互相分享著一份申訴信息,裡面有一句話是這樣寫的:「由於審核不充分,讓此類侵權遊戲上架,於此給玩家帶來的損失是否需要用戶自己承擔,希望貴公司可以給由於不明真相充值該款遊戲的玩家一個說法,以讓廣大玩家放心的對App Store中的應用充值與購買。」
但對於安卓用戶來說,蘋果的處理速度簡直快得讓人羨慕。

■ 法律

《全民魔獸》當然不是第一個突然死亡的網絡遊戲,很顯然,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網絡遊戲停止運營後用戶帳號及其所關聯虛擬財產的歸屬問題始終存在。2010年6月3日,文化部發佈《網絡遊戲管理暫行辦法》,試圖解決這一問題。「辦法」第二十二條規定:網絡遊戲運營企業終止運營網絡遊戲,或者網絡遊戲運營權發生轉移的,應當提前60日予以公告。網絡遊戲用戶尚未使用的網絡遊戲虛擬貨幣及尚未失效的遊戲服務,應當按用戶購買時的比例,以法定貨幣退還用戶或者用戶接受的其他方式進行退換。網絡遊戲因停止服務接入、技術故障等網絡遊戲運營企業自身原因連續中斷服務超過30日的,視為終止。
但和2010年相比,現實世界中的「網絡遊戲」定義默默地發生著改變,遊戲開發到運營的利益鏈條越來越長,權利和責任劃分越來越細。開發遊戲所付出的成本越來越低,用戶消費的平均金額反而越來越高。一個小團隊用幾個月的時間就可能開發出一款月流水超過千萬的遊戲,用戶在遊戲中充值數萬元稀鬆平常,與此同時,這款遊戲本身卻面臨著突然死亡的風險。
我們已經很難看到端游時代那些大公司體系下的產物——比如裝潢堪與銀行媲美的玩家接待處和龐大的呼叫中心,取而代之的是那麼不規範的運營公告、「托號」和「大R專人服務」。但我們仍然相信網絡遊戲的信譽——這種信譽正是由端游時代那些體量龐大、資金雄厚的恐龍建立起來的。
大部分中止運營的客戶端遊戲遊戲都會給予玩家法律範疇內的賠償,比較著名的例子是《時空裂痕》,這款由盛大運營的遊戲於2013年9月發佈公告,宣佈停止運營,運營商通過盛大點券的方式返還了玩家剩餘的充值遊戲時間。另一個例子是第九城市和網易曠日持久的《魔獸世界》運營權轉移過程,在那次事件中,雙方至少在法律允許的最低限度內保證了用戶的利益。
在6年後,第九城市仍然保留著魔獸世界的停服公告和處理辦法
甚至在頁游時代這個問題也並不頻發,當遊戲收入下降時,運營商不介意通過合服的手段將成本降到最低,用戶們在遊戲中充值,爭搶榜首,然後被合服,被合服,在熱情耗盡之後尋找下一個遊戲並重複這一切。
問題在於非正常死亡,在移動遊戲之前,遊戲行業鮮有因法律問題而導致遊戲忽然停止運營的情況出現。移動遊戲本身的特性導致了從業者對於知識產權的重視——這意味著有大量開發者希望通過打擦邊球的方式一夜暴富,也意味著知識產權持有者習慣以最嚴厲的方式對侵權者進行打擊。
甚至連渠道都沒有考慮過這一點,「以前沒有出現過類似的情況」,一位同樣受此事影響的渠道從業者向觸樂記者表示,但是問題在於,以前的遊戲並不如此投機,以前的開發商和運營商也並不如此脆弱,以前也很少有開發商和運營商想著「只幹這一票,不行就走人」。
《全民魔獸》目前甚至無法被界定為「停止運營」,根據觸樂記者調查,直到現在,《全民魔獸》的運營方仍然堅稱遊戲只是「維護」。玩家交流群中流傳著一些聊天截圖,在截圖中,疑似官方人員的人向用戶保證:「不會(停服),放心,我們換個公司繼續運營。」
據信為某運營人員同玩家的對話截圖
還有消息說《全民魔獸》將會將遊戲內的美術資源完全修改替換後重新上線,官方玩家交流群的某個群主向玩家保證「沒事,這次大改,Q版怎麼說也不會侵犯產權了。」

■ 流程

《全民魔獸》的運營方在活動公告中同時給出了玩家交流群的QQ號,這也是遊戲運營方提供的唯一溝通途徑。觸樂記者申請加入了其中的一個QQ群,很多人在群內詢問遊戲是否就此中止運營。客服的回答只有一句:「很抱歉,現在還沒有收到具體的開服時間,如果有確定消息我們會第一時間通知大家的」。
風雨無阻始終在和自己充值的平台進行交涉,對方的態度很好:「嗯嗯,您的心情我非常理解,畢竟充值了那麼多錢,我們也是和遊戲合作的關係,需要與遊戲溝通解決的,抱歉給您帶來不便了」。
同樣的對話又在之後進行過幾次,「抱歉給您帶來不便了,我們已經反饋您的問題,工作人員正在與對方CP溝通」,「您好,抱歉哦,給您帶來不便了,由於目前我們沒有接到相關的遊戲告知文件,已經將您的問題反饋給相關的工作人員了」。
VIP17,在維權群裡,用戶們習慣於通過VIP等級確定對方的大致充值金額
其他的用戶們甚至沒有這樣好的運氣,大多數用戶呆在維權群裡,但對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一無所知,很難說他們有什麼可供執行的計畫,所有的人都希望能夠挽回損失,但也僅是希望而已。有些玩家給暴雪和網易寫信,希望他們能夠「幫幫忙」,有人恨恨地號召「去北京找他們(運營公司),把事情鬧大!」 但誰都知道這個建議絲毫沒有可行性。
用戶通過渠道向遊戲充值之後,充值金額進入渠道商的賬戶,渠道商在一個時間段內把遊戲收入扣除分成及相應成本後交由運營商,在行業裡,這被稱為「分賬」,分賬所耗費的時間被稱為「賬期」。App Store的賬期通常是2個自然月,這意味著所有的充值會在蘋果賬戶上停留2個月後分給開發者。
但安卓渠道完全是另一番模樣,不同的渠道商分成比例不同,流程不同,賬期不同,對信譽的重視程度也不同。就算是從最善良的角度出發,我們也很難設想渠道商會自願從自己的收入中對玩家進行賠償。某個涉及此事的渠道也證實了這點,對方向觸樂記者證實,作為渠道商,他們只能將用戶信息提供給運營方,由運營方向玩家進行退款,而渠道唯一能做的只有「給對方施加壓力」。
當用戶面對的不是一個具體的「個體」而是一個「系統」的時候,當這個系統內部有自己的條例、自己的運行規範和自己的規則的時候,就很容易讓人產生無力感。維權者不得不被迫瞭解移動遊戲行業的運行規則,他們在維權中嘗試著瞭解「渠道」、「分成」、「賬期」等術語,第一次知道自己充值的人民幣將會被切分成幾塊,在不同的時間內分給不同的公司,然後發現每一個公司都把責任推給其他公司,他們無法找到任何一個「責任人」,這些發現讓他們無比沮喪。

■ 責任

有人試圖援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四十四條「消費者通過網絡交易平台購買商品或者接受服務,其合法權益受到損害的,可以向銷售者或者服務者要求賠償。」同渠道商進行交涉。一位用戶問觸樂記者,「我充值的錢,平台也有分成的吧?」
他的想法沒錯,影響力大的渠道一般都有聯運業務,從法律意義上存在連帶責任。與此同時,位於食物鏈上端的渠道商顯然具備更在意自己的安全問題。正如維權的版權持有者往往主要向渠道商施加壓力一樣,向渠道商施壓也許是目前為止最有效的處理手段,我們不可能奢望最終用戶具備足夠的能力分辨一款遊戲可能出現的風險,渠道商得到了收益,也理應承擔責任——這其中當然包括他們應當承擔而沒有承擔的審核責任。
從長遠上講,這意味著渠道商會承擔更大的風險,甚至可能改變整個移動遊戲行業的運行格局——渠道商可能以此為理由將風險轉嫁給開發商或運營商,這或許意味著更長的賬期、更嚴苛的合同或更多的灰色收入。
但對於《全民魔獸》的維權者而言,這些都太遙遠了,現在他們面對的問題是沒有任何一個公司宣稱負責,眾多安卓平台的玩家甚至不知道該找誰處理。維權群裡的用戶偶爾會在某個小渠道發現疑似《全民魔獸》改名後開始運營的消息。這讓他們更加迷惑不解,「(遊戲)怎麼又換名字了?又能運營了?」
感謝楚雲帆、風雨無阻、博、冇伱い狠緈冨及玩家維權群內所有朋友對本文提供的幫助

0 意見:

 
吹著魔笛的浮士德 © 2010 | Designed by Trucks, in collaboration with MW3, Broadway Tickets, and Distubed T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