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網路遊戲成癮已經到了必須正視的地步了


本文在搬遷前原發於2009年12月16日。

「網路遊戲成癮症」只是一種概念,還是醫學上的名詞? 

在以前大家只是用「網路中毒」來形容一些對於網路社會過度依賴的使用者,

但韓國首爾醫院的教授提出了醫學上的依據來證明網路遊戲確實會成癮,



更重要的是,他們發現這種成癮反應與毒品成癮相同。

韓國首爾醫院一腦神經學教授金桑文(音譯)在近日發表的一篇名為《醫學的疾患》論文中,通過對二十多例長時間玩網路遊戲的網癮患者腦部的陽電子放出斷層攝像(PET)和大腦葡萄糖擴散速率比較研究,得出結論:這些人的右側眼窩前頭皮質(the orbitofrontal cortex)與左側尾狀核(caudate nucleus)的活動較正常者都要高得多,這和吸食海洛因等毒品成癮者的腦部特徵類似。(情報源:Sgame.jp)


▲眼窩前頭皮質(the orbitofrontal cortex)活動性比較

左)毒品成癮者   右)網路遊戲成癮者

金教授指出大腦該區域負責掌管衝動行為調節以及各種認知機能,所以某些重度網路遊戲成癮的使用者會出現濫用物質、行為中毒或產生衝動調節障礙等行為。從上面那兩張圖可以看見,重度網路遊戲成癮者在某種程面上來說,與古柯鹼成癮者是有些類似的。


金教授並表示:「希望透過這次的研究結果,能讓大家認識到,網路成癮患者有必要像治療毒癮患者一樣,有更專門的醫療體系來負責。」

在此筆者想分享的是,網路遊戲只是娛樂,它不會是人生的全部,不管投注了多少金錢與心力,終究是0與1的組合,只要伺服器一關閉就什麼都沒有了。大宇資訊代理的《英雄F4U》曾在我心中刻下無法抹滅的回憶,但如今回頭再看,它真的就只是個回憶,因為根本玩不到了。

會這麼說是因為,我也曾經有過一整年,每天耗19小時在網路遊戲上頭的灰暗日子,跟女友、室友都疏遠以後後才體會到,遊戲終究只是遊戲。

看到許多朋友為了網路遊戲與家人反目、與伴侶離異,甚至將父母給的吃飯錢拿來買虛擬裝備,真的是非常可惜,我不反對投注心力與金錢在網路遊戲上,但凡事都應適時適量,因為最終我們還是得以「人」的身份活在社會上,而不是那隻Avatar(化身),我們無法躲在Avatar的背後度過一輩子。







<原來如此
  金教授的這份研究報告真是太重要了!

 讓我們理解到網路成癮是如此的恐怖
  甚至有著與古柯鹼一樣的成癮反應







<可是照他這麼說的話

  那韓國就是最大毒品出產國囉?









題外話:
寫這篇文章時為了瞭解何為《右側眼窩前頭皮質》與《尾狀核》而上網查了許多資料,意外地發現了多巴胺的用處與分泌原因,讓我解開了一些困擾自己數年的疑問。

1 意見:

  1. 翔翼.天道 提到...:

    看到這一類文章,常常會不自覺地被釣釣餌吸引上鉤了,雖然是在打工中,可是看到了還是會覺得很癢XD

    其實我自己也很明白自己是個網路癮蟲,日常瑣碎生活幾乎都跟網路無法脫勾。從連續兩篇網路成癮文章來看,相關立場還是很難論其對錯與否,可這是商業文明本身演化而出,所以肯定有一群人得為此現象扛上一些名詞。言歸正傳,對於成癮者的現象,兩篇文章我能歸納出只有一個部份,就是使用者在於對焦點目標注意力有產生預想外變化(暗示?),不論是快或慢,都是要針對注意力本身進行處理,就狀況而言,這已不單單是網路遊戲問題,現在多數電子產品多少都會遇到類似現象,焦點打在線上遊戲上,可能是過往就有進行或有其他理由認定必須先進行吧。

    我覺得先處理網路這部份問題是挺重要地,畢竟網路重度使用者也...常常會做超出預想範圍外地事(我也是xd)

 
吹著魔笛的浮士德 © 2010 | Designed by Trucks, in collaboration with MW3, Broadway Tickets, and Distubed T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