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無題

  捻熄這根煙,望著被我當作煙灰缸用的可樂罐,試著想知道自己在想什麼,越想,越不明白。想整理些頭緒出來,但卻是剪不斷理還亂。

  自己也不太清楚為什麼要寫文章,即使這些玩意一點也稱不上文章,只是覺得,不寫點什麼東西出來的話,身體就快要受不了了...希望有人看到,希望有人知道,希望有人瞭解;但自己又有太多事無法說出來,無法寫出來,就好像「國境之南 太陽之西」中的阿始,滿肚子的心情想告訴枕邊人有紀子,但不能說,他不能說,因為只要一說出來,那世界就會完全變了調,甚至崩潰。不,不能這樣,所以只要讓自己崩潰就好。

  我很幸福,幸福到了極點,如此完美的伴侶去哪裡找?但為什麼我的體內還是空空如也,空成了這樣?那種空虛的感覺就像朝著密林中的荒廢水井丟石頭一樣,等了許久沒有回應,究竟有多深呢?不論有多深,井內所有的一切都已經被黑暗給包圍,猛烈的,侵蝕性的包圍著,即使有什麼東西存在著也沒有意義了,因為看不見摸不著,旁人看不見,井本身也看不見,在那裡存在著的只有黑暗,只有黑暗,黑暗。


0 意見:

 
吹著魔笛的浮士德 © 2010 | Designed by Trucks, in collaboration with MW3, Broadway Tickets, and Distubed Tour